• <acronym id="ztkfv"></acronym>
      <table id="ztkfv"><option id="ztkfv"></option></table>
      <acronym id="ztkfv"><strong id="ztkfv"></strong></acronym><big id="ztkfv"><ruby id="ztkfv"></ruby></big>

      <pre id="ztkfv"></pre>
    1. <td id="ztkfv"><ruby id="ztkfv"></ruby></td>
      <acronym id="ztkfv"><strong id="ztkfv"></strong></acronym>
    2. 趙燕:初心所向,美而有光

      來源:嘉人網
      導讀:內心力量與自信光芒

      111

      在趙燕32年的創業歷程中,她事業上兩個最具決定性的時刻,都做出了看似非常冒險的選擇。而隨之成就的是,三十余年來一路踩準了時代節點。這背后,其實蘊涵著她強大的內心力量以及她對美和生命的尊重。

      面對面對談,華熙國際投資集團董事長、華熙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趙燕讓人感受最深的是她的親和,沒有商界女強人的壓迫感,而是和風細雨般的感染力。

      她在四季如春的昆明長大。怡人、輕松的氣候,讓她成長為一個坦然面對生活的女性。成長于一個知識分子家庭,趙燕的父親奉行鼓勵式教育,從小就帶她看外面的世界,從不要求她一定要如何成功。“我爸爸說,女孩子首先要善良,要有愛心,然后要有智慧。智慧是什么?你要能明辨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壞的,因為善良可能容易被人欺騙。想要有智慧,閱讀是最好的陪伴。”她從小養成的廣泛閱讀習慣,保持至今。即便每天工作再忙,每天睡覺前也會保證至少半小時閱讀時間,看各種小說。

      十幾歲時,《第二次握手》這本小說的出現影響了她一生。它講的是一位中國女孩赴美留學成為著名的原子物理學家后回國獻身科研事業的故事,其中還有一些愛情關系的糾葛。“它對我的影響在于,讓我覺得科學可以改變世界,可以支撐女性內心的力量。”

      用科學來追求健康美麗,讓生命充滿快樂,是趙燕的初心所在。從文體產業到生物科技,“現在大家都說你點兒踩得比較準,其實不是的。我常說做企業一定要跟著事情走,人在中間,錢一定要在你的身后,三點一線,讓錢跟著人走,事兒才容易做成。否則的話,你要跟著錢走就容易跑偏。”

      因為相信科技能改變世界,80 年代初趙燕大學考入了華東師范大學生物系。畢業后,她留校任教,骨子里卻渴望去闖蕩。1988 年海南建省,成了投資熱島,趙燕的內心也沸騰了,1989 年辭去大學的鐵飯碗工作下海,后續創立華熙。“我創立華熙的初心,是讓人健康、美麗、快樂。”連為什么去海南,也是因為她覺得海島天寬地闊,是個讓人幸福的地方。

      現在回過頭看華熙的發展,趙燕說最重要的節點有二,一是2001 年1 月投資華熙生物;二是2006 年承接北京奧運項目五棵松體育館,進入了文化體育產業。“這兩個節點讓我們扎到了兩個實體產業里,生物科技、生命健康領域和文化體育娛樂領域,我們一下子有了根。”

      千禧年初,生物科技行業規模尚小,2001 年趙燕投資了由核心科研人員集資成立已一年多的華熙生物的前身,她對這家公司大刀闊斧植入新管理模式,建立質量管理體系、專注技術深耕,在2007 年把華熙生物做成了全球玻尿酸最大的研發、生產和市場占有率第一的企業。“那個時候我們就是隱形冠軍了。”

      一年后華熙生物決定在香港上市,結果趕上了2008 年金融危機,趙燕說這是她遇到的一個“至暗時刻”。頂著多方壓力,她毅然決定上市,“那時候上市的目的是為了讓公司管理層更具有國際視野,讓公司成為一家國際化的公司,想讓公司從根兒上能夠上一個臺階。”2008 年1 0 月3 日,華熙生物在港交所掛牌上市。在華熙生物掛牌的前后三個月,受金融危機影響,在港交所上市的企業寥寥無幾。趙燕坦言:“如果沒有當時的堅持,華熙可能就沒有今天。內心的堅守成為趙燕創業路上穿越至暗時刻的底氣。

      2008 年正是奧運年,這也是華熙另一個節點所在。2006 年華熙投入幾十億投資建設北京奧運會場館之一的五棵松體育館,扎入了文化體育產業。

      五棵松體育館作為國內當時唯一一個由民營企業投資、持有并運營的大型場館,趙燕壓力非常大。她先是帶團隊去國外考察,再按照世界頂級標準設計建設,驅動她前行的是她認定這是個對社會有意義的事兒。她內心明白,“既然有這個機會,我們的初心是要把它做好,讓它產生社會價值,讓人感受生活的美好。如果不把它盤活產生社會效益,就更談不上經濟效益了。”

      趙燕說從短期效益來看自己其實不算一個很成功的商人,她更愿意拉長來看一個選擇、一個投資的綜合效益,“做任何事情之前可能你開始沒有想到這么多,但是一旦做了,你要明白做這件事的初心是什么,堅持內心所向。我老說初心就是巔峰,要爬過一個個的坡才能達到那個巔峰,才能獲得內心力量,沒有捷徑可走的。”

      在商業上獲得巨大成功的同時,趙燕內心對美的追求更為強烈。

      她在2008 年創立北京時代美術館。“5 ·12”汶川大地震后,在華熙國際中心騰出了三層樓,她把29 位中國當代寫實派藝術家從全國各地召集過來,為他們準備了顏料、筆、行軍床。這些藝術家用8 天時間封閉創作了2 米高20 多米長的抗震救災大型油畫作品《熱血五月· 2008》。在5 月底通過嘉德拍賣拍了3350 萬元善款,并通過文化部全部捐給了災區,后續用于綿竹年畫博物館、北川羌族博物館等的重建。“大家一起凝心聚力,傳遞善的閃光點。”源于此次公益活動,北京時代美術館就此創立,定位為公益美術館。

      第二年夏天趙燕和女兒到呼倫貝爾休假,發現在內蒙古和俄羅斯交界處居住著以放養馴鹿為生的鄂溫克族。當時那里幾乎沒有年輕人和小孩,老奶奶是族長。晚上趙燕聽著鄂溫克族的歡快音樂,感慨到“如果他們的文化沒有人傳承,很快就消失了。”從小在多民族聚集地云南長大,豐富民族文化的耳濡目染,讓她意識到傳承民族文化的重要性。

      于是,趙燕與時代美術館發起了大型文化公益活動“云中”系列,挖掘、傳承、推廣散落在中國大地上優秀的民族文化。十多年來,從“云中”系列里走出了200 多位民間藝人,也帶動了各民族文化的傳承發展。趙燕當年去的鄂溫克族居住點只有1000 多人,十年過去已有幾萬人。“云中”系列也自“ 云中牧歌”開啟,發展出了“云中山歌”“云中藏歌”“云中蜀歌”“云中滇歌”“云中兒歌”“云中漁歌”等內容。

      去年疫情,北京時代美術館推出了疫情后北京市場的首個線下展覽《REVIVE IN ART 在藝術中復蘇》,展覽中還展出了愛佑慈善基金會在抗疫期間用鏡頭記錄下的抗疫溫暖瞬間。趙燕希望用藝術作品撫慰心靈,重拾信心,讓人與人“共情、聯接”。

      “無論做什么,我們跟時代一直聯系特別緊密,尊重、敬畏每一個生命。”面對大眾熱議的容貌焦慮,趙燕認為每個年齡都有鮮活的姿態,“容貌的焦慮回到根上還是情緒的焦慮,情緒的焦慮跟價值觀有很大的關系。要把心態調整好,不要被浮躁的東西帶跑了。不同年齡有不同年齡的‘資本’,干嗎要去焦慮呢?”

      事業之外,趙燕對自己的定位,首先是一個媽媽。美麗不是喊口號,在安排好孩子每天的事情同時,她的一日三餐再忙也不會耽誤,保持有節律的生活,只要有時間一周要做至少三次瑜伽運動。

      到現在還喜歡扎著雙馬尾發型的趙燕身上有一種溫柔的光芒,她的偶像有居里夫人、吳儀和傅瑩等。在她看來她們溫柔中帶著特別強大的力量,不僅美而且帶著自信優雅的光芒。“我理解的美麗是你的心靈一定是亮的,一定是積極的。你是快樂的,就能帶來美麗。一個特別憂郁的人,可能很美,但不會和‘麗’連起來,我覺得‘麗’一定是要有光的,能從內心散發出力量的。”

      (采訪 / 陳柏言 CHICOCHAN  撰文 / 細補  攝影 /  SUPER STUDIO  編輯 / 袁新)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明星春節送禮腦洞都不小
      明星春節送禮腦洞都不小
      禮尚往來是咱們中國人的老傳統,尤其是新春佳節之際,總要給三五知己備上一份薄利。各位星星們
      X
      午夜色图